|
×

结婚新人

我要找婚车接亲

车主注册

我要发布车辆跑婚车赚钱
×

“铁路夫妻”结婚21年 在家一起过年不超过6次

更新时间: 2019-01-29 14:40:10 来源:网络整理

“列车很快进站,请做好接车准备!”“收到!”1月27日9时,正值2019年春运的第7天,深圳火车站客运值班员白子江已经在站台连轴工作近12个小时。已经完成几十趟到发深圳站的列车。这是白子江的工作日常。

白子江为人和善豁达,同事都亲切地称呼他为“老白”。老白不仅出生成长于铁路之家,自己也组建了一个幸福的“铁路之家”,媳妇常年跑京九直通车,儿子将于今年毕业,即将成为一名“铁小二”,现在广州东站支援春运。

“把乘客当亲人对待”

老白成长于铁路世家,父母均是从事铁路相关工作。2003年,因抗击非典,老白从广州调至深圳火车站进行支援,一呆就是17年。老白家住广州白云区,每次上班要先乘坐汽车到广州站,再乘坐广深城际抵达深圳站,工作结束后便再用同样的方式返回广州。

当问起老白这样“折腾”累不累?老白毫不犹豫地回答“累”,紧接着又矢口否认说“不累”。“我父辈也是从事铁路工作,兢兢业业,他们以前的工作条件比我们艰苦太多了,生活条件差、火车慢、也没有空调,动辄就是十多天回不来。”比起父辈们艰苦奋斗的岁月,老白觉得现在的“铁路人”幸福多了。“铁路速度更快了,列车环境改善了。”

老白是深圳火车站的客运值班员,做起事来风风火火,麻利果敢也不失细心。春运期间,他主要负责站台旅客的乘降组织工作,简单讲就是接送旅客安全上下车。“把小孩子牵好,看好老人,不要往边上走。”每当有老人、小孩上下车时,老白的提醒声音就会及时透过“大声公”传出来。老白说,每逢春运,出行的老人小孩也越来越多,要重点保障这些旅客的乘车安全。好在老白早已练就“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”本事,他会不停地重复提醒每一个上下车乘客。

“忙的时候连个厕所都没时间上,有时候旅客也有自己的想法不听劝阻。”就在前一天,有乘客因执意要上站台送客被同事劝阻,遭乘客打骂。“不顺心的时候肯定是有的,最重要的是怎么减压。”老白坦言,以前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,但还是要心平气和处理,“就是把乘客当亲人对待。”

“干一行、爱一行”

老白从事客运工作,经常三班倒,春运期间更是要两班倒的加班。以往日常完成工作后,老白回家会泡上一壶茶,打开电视机休息一会儿。但现在老白最想要的是能睡一个好觉。“有时候忙得连上厕所,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。”老白笑道。“铁路客运工作在多数人的眼中可能会觉得平凡繁琐,看起来也并没有什么"高大上",但是"干一行、爱一行、钻一行、精一行"并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,老白却实实在在地做到了。”对于老白的日常工作,班组同事这样评价。

几年前的春运值班中,老白捡到十多万现金并找到乘客的事情,至今被同事津津乐道。据知情同事回忆,当时老白在巡视站台的时候,发现柱子边上有一个背包,外表看着灰灰的不起眼,打开以后发现里面塞满了钱,有港币也有人民币,粗略估算约有十多万的金额。

老白当即打开袋子寻找旅客信息,从夹层里头的钱夹子翻到旅客的身份证,并第一时间联系上列车长立即广播寻找这位“粗心”的旅客。很快,背包主人被找到。经过一番了解,包包的主人是一位年过五旬的香港人,急着过海关回家乡省亲,包里的钱是他从亲朋好友处借来,给家里重病的老母亲看病的钱。老人在站台等候时抽了口烟,后来急着跟家里人打电话了解老母亲的病情,不小心把背包遗忘在站台上,开车后才发现背包不见了,焦急之际老白已经联系好列车长。

夫妻站台“相遇”靠运气

1998年,老白和相识两年的老婆喜结连理。老白的妻子是京九直通车客运员,同样是从事多年工作的“铁路人”。如果两人在家,一般是先上班的人在家里备好早餐,或是先回家的人把饭备好热在锅里,有时候一连加班好几天都无法见一面。

最近由于春运到来,铁路系统的分工特殊和工作繁重,两班倒改成十二个小时的小三班,上班节奏更加紧凑。而妻子则需要值乘北京至九龙京九直通车,还要值班临客。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寥寥无几。

“现在一个星期能见一次吧。她要先去北京再到香港,再从香港到北京,才能回来。”老白说两人结婚21年以来,在家一起过年不超过6次,直言“不知道过年是什么。”

“离别也是为了让更多的家人团聚在一起。”虽然早习以为常,但老白还是会想办法见见妻子。原来,当京九直通车经过深圳站会稍微放缓速度,若是自己正在站台就可能会和妻子“相遇”。“可能我看见她,她看不见我,或者我看不见她,她能看见我。”两人在站台能否相遇要看“运气”,“也是有看到过的时候,不多。两个人都太忙。”

老白还有一个21岁的儿子,今年大四即将毕业,读的铁路相关专业,今年也加入春运的行列,在广州东站支援春运。说起儿子未来的打算,老白坦承,很少跟儿子聊起这个事情,“不想再按照父辈的想法支配孩子未来的选择。”